【重生寡头1991】 【作者:懵懂的猪】 17章

第一卷 转世的骗子 第十七章 投机倒

  “妮娜!”伊万诺夫显然对妮娜此时的态度感到不满,他沉声唤了一句,而后转头对郭守云说道,“郭先生,你的这个合作构想很好,我们可以接受。正如你所说的,我们在朝鲜那边有一定的活动能量,相信你说提议的那个代理人,应该可以找得到。不过这话说回来,如果按照你的这个方法去做的话,我们至少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把这个贸易渠道全线打通,这么长的时间,我们恐怕等不了。就像我刚才所说的,第一批的六十万资金,必须在一个半月内到手,我们急用。”
  “一个半月,六十万……”郭守云坐在椅子上,伸手抚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之后说道,“难道你们就不能等上短短的两三个月?六十万的资金并不是很多,你们堂堂一个边防师,手里还实际控制着两家钢厂、一家船舶厂,难道连这六十万的资金都凑不出来?”
  “你是真不清楚还是在故意取笑我们?!”妮娜又在后面插嘴说道。
  “你觉得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郭守云毫不示弱的随口反击道。
  “我感觉你比我想象的要无聊的多,”妮娜也是寸步不让,她立刻回答道。
  “好啦,好啦!”伊万诺夫瞪了妮娜一眼,阻止两个年轻人的针锋相对,然后向郭守云解释道,“郭先生,不瞒你说,你所说的红星一、二号钢铁厂和共青城船舶厂的确是在我们的手中,可是在这些厂中,我们所能单独掌握的资金却少得可怜。具体的说吧,我们这三家工厂里工人的工资,都是每个月由银行按时按量给我们拨付的,其具体的数额,仅仅足够支付工人的工资。至于说生产与贸易中所需要用到的流动资金,那是走得另一套虚拟信用货币系统。按照系统,我们的工厂无论是在购买的时候还是在销售的时候,都不用向对方支付现金,而是直接由银行转账通汇,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自己工厂的账户上有钱,而且知道钱数有多少,可惜的是,这部分钱却不能转换成现金。”
  郭守云会意的点点头,他知道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家里,都有这么两套货币体系,一套是完全由国家操控的虚拟货币体系,另一套才是真正具有市场购买能力的现金货币。在二十一世纪初,俄罗斯政府打击寡头的战役中,一举覆灭的所谓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他的起家就是利用这两种货币体系之间的漏洞,以虚拟货币套取实际现金而在短时间内暴富起来的。
  “那据我所知,你们的钢铁厂也一直在做着同我们国家的出口贸易,我想在这样的贸易中,你们同我们国内的经销商之间应该是现金往来的吧?毕竟你们的虚拟货币在中国没有丝毫的价值。”郭守云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构想,目前在中国创办一家公司虽然不是很容易,但是如果能够找到有门路的代理,那么最多一两个星期就可以手续齐全了。而且在钢材市场上,我也有一定的销路。你们想想,如果我们现在抓紧时间把公司办起来,然后由你们提供货源,我们做上几笔生意,这钱不就到手了吗?”
  “除非用走私的办法,否则这条路不可行,”苏西霍夫摇摇头说道,“你要知道,大规模的钢材出口,肯定要经过外贸公司,他们会对我们每一笔交易的账目进行查核,而且资金的往来还由他们监管。举个例子来说,你的贸易公司要在我们厂里采购五万吨钢材,那么你要走的手续是先向外贸公司申请,然后再由他们联系到我们这里。之后呢,外贸公司会牵头组织我们两方洽谈,洽谈成功后所签署的文件要由他们批复。当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好之后,就到了你们付款的阶段了,在这一阶段里,你们的钱不能直接交给我们,而是要划拨到外贸公司的账目上,由他们转入银行化为虚拟的货币,最后才能来到我们这里。这样一来你就能看清了,如果采用你说的办法,实际上我们最后还是一分钱也拿不到。”
  “这样啊,”郭守云皱起了眉头,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大厅里来回踱着步子,脑子里则在飞速的思索着钻空子的途径。
  大厅里鸦雀无声,两名少将、一名上校全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这位精明的“投机倒把分子”能够想出一条对策来,以便为他们提供一条生财之道。
  目前的情况很明显,如果货物是钢材的话,走私肯定不行,因为这种东西太重了,大批量的走私危险性太高,而且即便走进国内,也无法在短期内脱手。
  “夹带”,这种办法用在走私钢材实在太愚蠢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点都行不通。这海关上都是有地秤的,夹带一些重量很轻的货物还有可能蒙混过关,但是谁要一车夹带个一两吨钢材,那纯粹就是找死了。
  走私不好用,夹带不好使,那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哎,有啦!”在大厅里转悠了将近十五分钟,前世就是个经典大骗子的郭守云,终于有了一条思路,他拍拍手,面带微笑的说道。
  “怎么做?”
  “说来听听。”
  “快说。”
  大厅里的三个人几乎是同时说道。
  “嘿嘿,我们中国人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郭守云笑道,“既然你们的外贸公司将正常贸易的资金都紧紧抓在自己的手里,那么咱们就给他来个【狸猫换太子】,想办法给他从正常贸易资金之外,划出一部分他们所不知道的资金来。”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是一脑门子的疑惑,很显然,他们都不知道郭守云在说些什么。
  “两位将军,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们,”郭守云面露得意之色,他走到自己的椅子前,单手扶着椅背说道,“你们说外贸公司的人会紧盯着你们每一笔的对外贸易,包括发货量、资金往来,都在他们的监督范围之内。那好,你告诉我,他们的人是否对钢材这种东西在行呢?准确的说,他们是否能够辨清热板、冷板,是否能够分清普通钢材、特殊性钢材,是否能够分清一、二、三型钢材呢?嗯,简单地说,就是我有一批钢材,他们是否能够分辨出这批钢材的质地优劣呢?”
  “那肯定不能,”伊万诺夫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们只对监管和敛财在行,至于钢材的品质方面,他们都是门外汉,根本不可能分辨出什么。”
  “那不就好办了,”郭守云笑道,“我们可以在这布拉戈维申斯克设立一个贸易站,然后以贸易站的名义出面,向你们收购钢材。打个比方,我们一次收购的钢材为一万吨,而在材质上,我们的要求是两千吨上好的三型钢、八千吨次级的一型钢,那么你们外贸公司就会根据这项合同来收取款项。那么好啦,这批钢材的货款我们准时打进外贸公司的帐户,其后的交易过程就将由我们两家来完成了。你们想想,如果你们把这批钢材调换一下,实际提交给我八千吨上好的三型钢、两千吨次级的一型钢,那么这其中差价会有多大呢?”
  “差价的确是不小,但是这笔差价你要拿得到手才行,”妮娜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想想,这批钢材到手之后,你要怎么运到中国去?这还是要过海关。你也许能够混过我们的外贸公司,但是海关对这方面的核查可是很严格的,你的八千吨一型钢一夜之间变成了八千吨三型钢,这如何说得过去?到时候外贸公司同海关一核对账目,马脚不是全都露出来了?”
  “不错,”伊万诺夫也点头赞同道。
  “谁说我要一次性把这些钢材都走出去?”郭守云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我一次性只过运两千吨一型钢、两千吨三型钢,还有人能察觉到异常吗?”
  “那当然没有问题,可是这样一来,你的差价也无法实现,钱还是拿不到手。”妮娜不屑一顾的说道。
  “妮娜不要插嘴,听郭先生说下去。”伊万诺夫皱眉呵斥道。
  “嘿嘿,其实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就像有困难找警察一样,我们这种商人在急需用钱的时候,首先应该想到的是银行,”郭守云也不介意妮娜的冲撞,他笑笑,继续说道,“那么好啦,现在我们手中有八千吨上好的三型钢,两千吨次级的一型钢,可是在你们外贸公司的记录上,我们拥有的还是八千吨一型钢、两千吨三型钢。而这其中的两千吨三型钢、两千吨一型钢我们用来走正规途径出口。当这一批货物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我的手里就拿到了你们钢厂、你们外贸公司、中苏两国海关所开具的一系列完备的贸易票据。可很不巧,就在我这一批钢材刚刚找到买主,但是还没有完成交易的时候,我的公司出现了问题,急需一笔资金来应急。于是呢,我就可以拿着我们完备的贸易票据,去我们中国的银行开具证明,然后在你们的银行里申请【出口打包贷款】,因为票据齐全,而且有你们外贸公司以及我们中国银行的证明,这一笔借用期两个月的贷款,我们应该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手。这样一来,我们所急需的第一笔现金就到手了。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一笔钱显然满足不了你们的要求,不过不要忘了,我们公司的仓库里可是还实际囤积着六千吨上好的三型钢呢。按照目前国际市场上钢材的需求量来看,优质上等的三型钢属于硬通货,是很容易出手的。那我们囤积着它不去用,显然不合情理。可是怎么用呢?嘿嘿,当然还是找银行。不过这一次我们不能找你们的银行了,我们要找西方人的银行,依我看,布拉戈维申斯克的那家兴业银行就很不错。这些西方人的银行本身就同你们国家的银行抑或是外贸公司联系不大,而且他们对国际市场的行情也更加了解,因此,我们如果用这些上等三型钢作为抵押,应该很容易从他们那里申请到短期的抵押贷款。”
  “两笔贷款拿来给我们应急,”妮娜很聪明,她首先明白了郭守云的意图。用力在这个狡猾中国人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她笑骂道,“然后等两个月后,我们的贸易线路打通了,这批钢材就能经由朝鲜进入中国,到那时,再偿还银行的两笔贷款。你这个狡猾的家伙,简直是这个世界的蛀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肉蒲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pt1.xyz/index.php/2019/11/07/%e3%80%90%e9%87%8d%e7%94%9f%e5%af%a1%e5%a4%b41991%e3%80%91-%e3%80%90%e4%bd%9c%e8%80%85%ef%bc%9a%e6%87%b5%e6%87%82%e7%9a%84%e7%8c%aa%e3%80%91-17%e7%ab%a0/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