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养娇嫩的小老婆

“小林村,我林若风回来了!
  一路长途跋涉,走过满是石子的山路,林若风看着不远处山脚下那个房屋错落的小村庄,眼中满是激动之色。
  四年前,高中毕业,林若风毅然决然的参了军,不过前几日,因为在军队里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林若风决定退伍。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林若风向着小村庄冲去。
  “咦,这不是大壮家的老大若风吗?不是去当兵了吗?咋回来啦?”
  当林若风经过村庄前的一片农田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突然轻“咦”一声。
  “张婶,是我,我现在退役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看到同村的人,林若风心中很是温暖。
  “退役了?这么快啊。”
  张婶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那张婶你忙,我先回家看看啊。”
  林若风刚准备离开,张婶却是脸色一边,突然出声叫住他,“若风啊,你现在不能回家。”
  林若风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能回家?为什么?”
  “因为,因为,唉——”
  张婶长叹了一口气。
  “是不是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张婶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林若风面色顿时一变。
  “这,这,村西的王秃子去你家了。”
  张婶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王秃子?”
  林若风双眼顿时立了起来,拔腿就跑。
  王秃子名叫王猛,是村西的一个小混混,地痞流氓,在村子里偷鸡摸狗,因为头顶有一块鸡蛋大小的位置没有头发,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他王秃子。
  因为帮别人顶包做了两年牢,出来后,人家给了他一笔钱,拿着这笔钱,王猛回到小林村,盖起了一间楼房,汇聚了几名同样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整天横行乡里,将整个村子搅和的鸡犬不宁。
  他去了自己家里,肯定没有好事。
  五分钟后,林若风看到了自己的家门,此时家门口围满了妇孺老幼,而自家院子里则传来孪生妹妹林曦的抽噎声。
  林若风眉毛顿时立了起来,这个王秃子,这个畜生,竟然敢来欺负自己的妹妹!
  好在自己回来的及时!
  “各位相亲,让开一下啊!”
  林若风挤开人群,进入院子中后,顿时目眦欲裂。
  只见院子中,王秃子正在拽着他的妹妹林曦,而他年迈的爷爷则被两名小混混压着臂膀,动都动不了。
  林若风并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想来父母如果在家的话,王秃子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欺负林曦。
  “王秃子,你特么找死!”
  林若风大怒,一步就出现在王猛面前,抬起拳头直接砸在了王猛的鼻子啊。
  “啊!”
  王猛大叫一声,仰天栽倒。
  “还有你们,放了我爷爷!”
  林若风再次将目光转向压着年迈爷爷的两名小混混,眼中凶光闪烁。
  被林若风那凶残的目光盯着,两名小混混吓了一大跳,赶快松开老头子去将王猛扶了起来。
  “爷爷,你没事吧?”
  林若风走到爷爷面前,满脸担忧。
  “你是,啊,你是若风,若风你回来啦,呵呵,真是太好了。”
  林若风的爷爷林国根老态龙钟,眼睛也花了,直到林若风离他很近,这才认出这个大孙子来。
  “哥!”
  这时,林曦也是大叫一声扑进了林若风的怀中,肩膀抽动,将这几天所受到的委屈尽数的宣泄出来。
  “卧槽!谁特么的打我?”
  这时,在两名小混混的搀扶之下,王猛从地上爬起来,摸了鼻子一把,鲜血淋漓,顿时大怒。
  不过当他看到是林若风时,一拍大腿,说道:“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
  林若风眉头皱了皱,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虽然王秃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像这种白天公然来抢林曦的事情还是有些太出格了。
  “哈哈,大舅子你刚回来,可能不了解状况啊。”
  王猛颇为得意的来到林若风面前说道,“事情呢,是这样的。”
  “你妈,也就是我未来的丈母娘,她不小心摔山沟沟里摔伤了,现在正在县医院里住院,手术费用需要几十万,你看你家这穷的叮当响的样子,如果不是你妹妹求我,从我这里借了三万块钱,可能你妈连医院都进不了,现在呢,借我的钱到期了,没钱还,我就只能来抢人了。”
  “什么?我妈摔伤了?”
  林若风大惊失色,拉着林曦急声问道,“小曦,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
  林曦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也是,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向他借了钱。”
  “你,哎,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啊?”
  林曦也是为了父母,林若风也无法责备她。
  “打电话给你所在部队了,部队说你出去执行任务,联系不上你。”
  林曦小声说道。
  林若风这才想起来,自己前几日的确出去执行了一项秘密任何,也就是在那次任务中,他掉落山崖,重伤垂死,弥留之际,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老人一指点在他的额头处,随后他就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伤势竟然神奇的痊愈了,同时脑海中突然多了大量的传承知识。
  那是一种远古的传承,涉及风水、催眠术、透视、医术、兵法、修真、奇门八卦、天文地理方方面面。
  就因为获得了这种神奇的远古传承,林若风这才想到退伍回到家乡发展。
  摇了摇头,林若风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而是将目光转向王猛,冷冷的说道:“借你的三万块是吧?行,我还!”
  “你还?你拿什么还?”
  王猛冷笑,“今天就到期了,除非你能拿出三万块,否则今天这件事情没完。”
  “三万块是吧?”
  林若风打开自己的包裹,从包裹里掏出三沓钱,砸向王猛的脸上,冷冷的说道,“巧了,我退伍正好拿了三万块,拿着这些钱,滚!”
  “你——”
  王猛大怒。
  “你什么你?不想被揍,就老老实实的滚!”
  林若风冷哼,“我在部队这几年,什么没学会,打架倒是学了不少,你想再被揍一遍?”
  王猛脸色僵了僵,想到刚才林若风一拳头砸在他的鼻子上时,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恨恨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钱,灰溜溜的离开。
  第2章 瞎想什么呢?
  王猛带着两名小混混离去后,看热闹的妇孺老幼也纷纷离去。
  直到这时,林若风才有时间问林曦关于母亲的伤势。
  经过林曦的叙述,林逍遥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一个星期前,他的母亲在田地里耕种的时候,从山上闯出来一只野猪,他的母亲惊慌失措之下摔入一个山沟,身受重伤。
  因为小林村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交通困难,太过贫穷,所以村里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包括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
  村庄里劳动力稀少,林曦无奈之下只能找王猛帮忙,利用拖拉机将身受重伤的母亲带到县城里的医院,因为要做检查,又要缴纳住院费,这才从王猛那里借了三万块钱,这才有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
  第二天,林大牛听闻噩耗,赶忙暂时辞掉了手头的工作,赶回了县城,目前正在医院中照顾母亲。
  将年迈的爷爷扶进房间,林若风发现屋中的米缸已经见底,而桌子上的碟子中只剩下腌制的咸菜了,想来母亲受伤上,令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再次雪上加霜。
  掏出五百块钱交给林曦,林若风沉声道:“你去买点米和菜回来,好好照顾爷爷,哥回来了,想来王秃子也不敢再来我们家了,我待会就到县里去。”
  “爷爷,你在家好好的,我去县医院看看我妈怎么样了。”
  林若风将嘴巴凑近林国根,说道。
  林国根年龄大了,不仅眼睛看不清楚了,就连听力也严重受损,必须要靠近他说话才能听清。
  “哦,孩子,你去吧。”
  林国根长叹一声,“我这个糟老头子,什么时候才能死啊,就这样半死不活的,只能成为累赘啊。”
  “爷爷,您千万别这么想啊,要是没有您,就没有我爸,没有我爸,就没有我,现在啊,你就等等好好享福吧。”
  安抚好林国根后,林若风走出家门。
  想要离开小林村到外面的世界去,只有一条长长的崎岖的山路,想要步行离开显然不现实,在村里,出发到县城里去,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拖拉机。
  林若风他家里向来贫穷,连个拖拉机都没有,每次耕种时都是借的乡亲们的拖拉机。
  此时,林若风想要去县城,也只能去借。
  在村子里,林若风和王大壮的关系不错,王大壮比林若风大上几岁,目前在外面打工,他的媳妇就在家种地,顺便带小孩上学。
  当林若风来到王大壮家时,发现他家的房门虚言着。
  “嫂子在家吗?”
  林若风站在门外问道。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惊叫声突然间传来。
  林若风面色一变,直接冲入房间,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间从上方落了下来。
  林若风闪电般的伸出双手。
  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
  由于冲击力实在太大,林若风虽然接住了掉下来的身影,但是在冲力的作用下还是和怀中的身影一同摔倒在地。
  “嫂子,你没事吧?”
  林若风紧紧的抱着王大壮的媳妇叶柔水。
  “啊?”
  被林逍遥抱着,叶柔水只觉得浑身一麻,脸颊顿时火热了起来,心中更是无比的羞涩。
  叶柔水的一声尖叫令林若风顿时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松手,无比尴尬的说道,“对,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关系。”
  叶柔水俏脸红扑扑的,从林若风的怀中站起来,心中突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他的男人已经有三个月没回家了。
  荒草地都荒了。
  想到这里,叶轻柔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有这么羞耻的想法?
  于是,她的脸更红了,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了。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小林村的女人虽然都要下地干活,但是林若风发现小林村的女人并不会被太阳太黑,反而一个个白皙细腻,皮肤比城里人还好。
  此时望着白皙的脸庞白里透红,成熟少妇魅力尽显的叶轻柔,林若风心中突然间有一种冲动。
  呸呸呸!林若风啊林若风,瞎想什么呢?那可是你嫂子!
  为了缓解尴尬,林若风岔开话题道:“嫂子,你刚才在干嘛?”
  闻言,叶轻柔指着梯子说道:“家里灯泡坏了,刚才我在换灯泡,结果你刚才在门外突然喊了一句“嫂子”,我脚下一软,就掉了下来。”
  村里的房子房梁都很高,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对一个女人来说的确很危险,看来家中没有男人还是不行啊。
  “我来帮你吧。”
  爬到高处将灯泡换上后,林若风说明来意。
  “行,没问题,哦,对了,若风,你你等一下。”
  叶轻柔钻进里屋,几分钟后,从里屋中走出,手上拿着一个信封,递给林若风,说道:“若风,这里是五千块钱,我知道你家里困难,需要用钱,但我现在就只有这么多了,你别嫌少,你先拿着,先用着吧。”
  “这使不得,使不得。”
  林若风果断的摆手拒绝,也许在外面,五千块钱不当一回事,连个水果机都买不到,但是在小林村,可能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
  “哎呀,有什么使不得的?”
  叶轻柔硬是将钱塞在林若风的手中,“孩子他爸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嘱咐我无论如何要将钱给送到你家,只是这两天孩子有些拉肚,我没时间去你家。”
  “那,那就谢谢嫂子了。”
  林若风想了想,这毕竟是他们的一番心意,自己也不好拒绝。
  接下钱后,林若风问道:“大包拉肚子?带我去看看,也许我能治好。”
  大宝是王大壮的儿子,二岁半,长的圆滚滚的,很是可爱,不过现在因为拉肚子,面色有些饥黄。
  林若风脑中上古传承中就有医术这一方面的知识,将两只手指搭在大宝的手腕上,片刻功夫后,林若风内心已经了然。
  第3章 请叫我老司机
  “我们村子被大山所包围,昼夜分差大,大宝这是受了凉气,这才导致拉肚的。”林若风说道。
  “啊?若风,你学过医吗?”
  叶轻柔很是惊讶,没想到林若风只是将手指搭在大宝的手腕上就知道大宝拉肚的症状。
  “这个,我在部队这几年,和部队的老中医学了一点皮毛。”
  林若风含糊其辞的混迹过去,随后走到院子中,拔起两根狗尾巴草,又拔起其他几根常见的野草。
  将狗尾巴草的根茎和其他野草的叶子摘了几片下来,递给叶轻柔说道:“将这些野草用一茶壶沸水煮上两个小时,冷凉后,给大宝喝上两汤勺,晚上睡觉前,再给他喝上两勺,明天早上就能止泻了。”
  “啊?这些就是普通的野草,真的能止泻吗?”
  看着手中的野草,叶轻柔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可以,嫂子,你可别小看这些野草,其实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只要利用的好,野草也能变废为宝。”
  想到脑中那古老的传承,林若风很是感慨,可以说,那古老的传承让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行,那我就试试吧,若风,我觉得你当了兵回来,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了,感觉比我们家大壮有出息多了。”
  叶轻柔看向林若风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好奇的光芒。
  “咳咳,我还是我,其实我还是挺佩服大壮哥的,他一个人就能支撑起一个家庭,而我到现在还是个光棍。”
  林若风挠了挠头,说道,“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行,那你路上慢一点啊。”
  叶轻柔叮嘱道。
  “呵呵,放心吧,我上小学时就会开拖拉机了,所以,请叫我老司机。”
  林若风笑着说道。
  老司机?
  听着林若风的话,想到刚才两人无意间的亲密接触,叶轻柔脸上一红。
  经过接近五个小时的颠簸,林若风来到了县医院。
  “小姑。”
  来到医院中后,林若风并没有看到父亲林大牛,而是他的小姑林娟在医院里。
  “若风,你回来啦。”
  “嗯。”林若风点了点头,拿过放置在床头的检测报告看了一眼后,面色凝重。
  他的母亲伤的非常重,颈椎、腰椎遭受重创,压迫神经,造成全身瘫痪,必须立刻手术,否则的话,一旦神经受损过久,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看着躺在病床上白发苍苍、脸色憔悴的母亲,林若风内心刺痛。
  紧紧的握着拳头,林若风内心暗暗发誓,现在他回来了,一定会让母亲康复,让他们后半辈子不必再操劳了,好好享清福。
  “爸呢?”
  林若风问道。
  “你爸,你爸他说有个朋友很有钱,他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借些钱。”
  林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有钱的朋友?
  林若风微微错愕,他的父亲就是一出卖苦力打工的,能有什么有钱的朋友?
  而且这个手术费用保守估计要三十多万,他那有钱的朋友能借给他三十多万?
  显然这不现实。
  不过林若风并没有去想这个问题,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立刻给母亲做手术。
  之前医院没有给安排手术是因为没有林大牛没有凑齐钱,不过现在没那个必要了,因为林若风他自己都可以手术。
  “不要管那么多了,不需要等我爸回来,我自己就可以给妈做手术。”
  林若风沉声说道。
  在他所获得传承中,的确有手术的方法,只不过和现在的手术方法略有差异而已。
  “你可以给你妈做手术?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要是可以给你妈做手术,还要你妈躺在这里快一个星期了?”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间从房间里面传来,“躺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做手术,肯定是凑不齐手术费吧?哼,我看啊,还是早点抬回去吧,留点钱还能办个风光的丧事,哼,乡巴佬!”
  听着那刻薄的言语,林若风面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这个病房共有两个病床,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里面病床边的一名陪床女子。
  听着这个难听的话,林若风的小姑林娟怒气冲冲的说道:“前几次我都忍了,没想到你说话越来越难听,做人要留点口德,不要做的太过分。”
  “呵呵,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刻薄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前几次都忍了?
  看来自己的母亲住进这里以后,里面那一床的家属没有少欺负自己的家人啊,林若风心中的怒意更甚。
  将目光转过去,发现躺在病床上的是一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于是淡淡的说道:“好像有钱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啊,现在还不是同样躺在这里?而且还这么年轻,估计啊,是不是赚的都是缺德钱,现在遭受报应了?”
  刻薄女子听完更是大怒,躺在病床上的人正是他的老公,他的老公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仗着这里是贫困县,又和政府有些关系,所以经常压榨工人的劳动力,给很少的加班费或者就不给加班费。
  前两日,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以至于私下里都有工人说这是报应。
  现在这种话再次从林若风口中说出,刻薄的女子焉能不气?
  “你别气,严重的还在后头呢。”
  林若风淡淡的开口,“你别看他现在好像很正常的样子,指不定一会情况就突然恶化,然后被送到急救室了。”
  “闭嘴,你这个乌鸦嘴。”
  刻薄女子顿时大怒,刚想大骂林若风,就在这时,连接中年男子的仪器指针猛然间响起了报警声,而中年男子身体突然间抽搐,面上无比的痛苦。
  “啊!”
  刻薄的女子顿时吓的华容失色,赶忙按床头的求救铃声。
  片刻功夫后,有护士、医生冲入病房,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的症状,医生面色一变,急声说道:“快,伤者的情况很不对劲,快将他推入急救室。”
  护士赶忙将中年男子向急救室推去。
  “医生,医生,是这个人咒我老公的,刚才我老公还好好的呢,结果就在他咒了我老公后,我老公情况就突然这样了。”
  就在医生准备前往急救室时,刻薄的女子突然拉住医生,指着林若风,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位年轻人,说话还请留点口德。”
  医生眉头皱了皱,说道。
  林若风冷笑,淡淡的开口:“一个连别人都不尊敬的人还妄想得到别人的尊敬?真是笑话。”
  闻言,医生深深的看了一眼刻薄的女子,刻薄女子住在医院的这两天里,是什么秉性他心里清楚的很。
  第4章 自己手术
  “若风,真是痛快!这几天,我真是受够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了。”
  等到医生和女人离开后,林若风小姑李娟说道。
  “像这种自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得的女人实在是太多。”
  林若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若风,刚才你说你可以手术?”
  这时李娟想起来了林若风和女人吵架的原因,开口问道。
  林若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在部队这几年,和老中医学了一些医学上面的东西,不过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就算我想给妈做手术,医院也不会还给我提供手术室的。”
  “是啊。”
  李娟也很是担忧,医院并不傻,不说医院不相信林若风有这个能力,就算相信,也不会提供给他手术室的。
  手术成功了,医院赚不到钱。
  手术失败了,医院要承担责任。
  这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林若风思考了很久,显然要想医院相信自己,那自己必须展现出非常厉害的手术水平才行。
  就在这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隔壁床尖酸刻薄的女人回来了。
  直接冲到林若风面前,女人伸出手掌就打向林若风的脸庞:“啊,都是你,我老公原来好好的,你一句话就说的他伤势复发了,现在抢救更是出现了生命威胁,你还我老公命来。”
  林若风伸手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冷冷的说道:“我说话就那么灵光?那我现在说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屎啊?”
  “你——”
  女人大怒,现在医生都在抢救室里,他的丈夫出现了生命危险,无处发泄之下,他只能将气撒到林若风身上。
  “你什么你?你想不想要你的老公活命?”
  看着女人,林若风心中一动,沉声大喝道。
  “想!”
  被林若风的大喝声吓了一大跳,女人下意识的回答。
  “好,现在只有我可以救你的老公,你想办法让我进入手术室,否则你的老公必死无疑。”
  这时,林若风双眼中陡然绽放出两道紫色的光芒,这种紫光类似于催眠术,有催眠的效果,也是传承中的一部分,林若风趁着女人急躁之时趁虚而入,短暂的控制了她的心神。
  虽然这么做有些卑鄙,但是林若风并没有觉得不妥,因为任由医生这么瞎折腾下去,她的老公真的可能会被玩死在手术台上。
  他之前之所以说她老公的情况会恶化,就是因为从她老公那急促的呼吸声中听出了问题,而且他在透视之下,发现了她老公肺叶内部扎入了一块铁片,这个铁片不知道什么原因,医院并没有发现。
  在林若风催眠的提示之下,林若风总算是有机会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悍妇。
  女人竟然直接大闹急救室,将所有的医院和护士都从急救室中撵出来。
  等到林若风进入急救室后,将所有医生、护士撵了出去,更是手持拖把拦在急救室的门口,谁上来就打谁。
  医院的医生几次上前都被状若疯狂的女人手持拖把打开,还有一名医生比较倒霉,被拖把敲在了脑袋上,鲜血淋漓。
  无奈之下,医院只能报警。
  等到警察赶来时,林若风手术已经结束了。
  这时,女人也反应过来。
  “啊!我在干什么?”
  女人大叫一声,扔掉了手中的拖把。
  “你在干什么?你的丈夫有生命危险,你将我们全部从手术室赶出来,而让一个陌生人进入手术室这么久!”
  主刀医生眼都红了,冲着女人吼道。
  女人脑中轰鸣一声,两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她只是被催眠了一下,所发生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林若风说能救她丈夫的时候,她怎么就相信了?
  而且还做出将医生、护士都轰出了手术室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哼!”
  主刀医生冷哼一声,随后大踏入进入急救室。
  “急救室岂是你能随便进出的?”
  主刀医生刚想训斥林若风,但陡然间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手术台上睡的很是安稳的中年人。
  “这——”
  主刀医生目瞪口呆,看着那各项仪器上平稳的线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手术做好了!
  之前中年人的伤情有多严重,他比谁都清楚,结果现在——
  再次看向林若风,主刀医生满眼不可思议的光芒。
  他是怎么做到的?
  林若风是怎么办、做到的,自然不会告诉他。
  此时林若风拿着从中年人身体内取出的金属片走到主刀医生面前,淡淡的说道:“伤者肺叶里有一块金属片,我想被你忽略了吧?”
  看着林若风手中的金属片,主刀医生身体一震,好在有林若风,如果不是林若风救了中年男子,那么中年男子死后,尸检报告发现了金属片的话,对他来说,这就是重大的手术失误,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个医院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不仅在这个医院待不下去,就算其他医院也不敢聘请他,那他的职业生涯就毁了啊。
  可以说,是林若风拯救了他的职业生涯。
  摸了摸额头的汗水,主刀医生握着林若风的双手,非常激动:“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我也不想看着一个人死在自己眼前。”
  林若风看着主刀医生说道,“现在我想请你帮一个忙,将我母亲送到手术室,我想亲自做手术。”
  “可以,可以。”
  主刀医生赶忙点头,林若风给他帮了这么一个大忙,他自然不会拒绝这么一件小事,甚至在此过程中产生的一些费用,他也一并帮忙付了。
  半个时候后,林若风从手术室中走出,而他的母亲也被推回了病房。
  “噗通!”
  当林若风回到病房时,隔壁病床,嚣张跋涉的女人直接跪倒在林若风面前。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丈夫,之前是我有眼无珠。”
  女人非常的后悔,同时心中也非常的后怕,如果不是林若风,她的丈夫可能已经死在了手术台上。
  “起来吧,以后不要因为自己有点钱就看不起普通人。”
  林若风淡淡开口,让一个比他大的女人给他下跪,这可是一件折寿的事情。
  “我知道了,谢谢你。”
  女人站起来,满脸的感激之色,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
  “钱凑齐了,可以手术了。”
  第5章 30万的来历
  “爸!”
  看着林大牛额头上那明显变瘦的脸颊和已经半白的头发,林若风内心发堵。
  他的父亲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几乎以一己之力支撑起这个家。
  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他父亲那如大山般的脊背却有些微微佝偻了。
  “若风,你回来了。”
  林大牛将手中的钱放在一旁,略显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恩,爸,妈的手术已经做过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什么?手术做过了?”
  林大牛顿时愣住了,“哪来的钱?”
  为了筹集做手术的费用,他绞尽脑汁,甚至于还签了协议——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凑齐了钱,林若风竟然告诉他手术做过了。
  “我自己做的手术。”
  林若风笑着说道,“我在部队里和老军医学习了医术,所以就自己动手了。”
  “对了,爸,你从哪里借来这么多钱的?”
  林若风将目光转向林大牛,这可是三四十万的手术费,而不是三、四万啊,他不相信他的父亲能借到这么多。
  “这个,这个——”
  林大牛目光闪烁,笑着说道,“只要你妈做过手术那就好啊,既然钱用不到了,那我抽空就将钱给还了。”
  看着林大牛那闪烁的目光,林若风就知道他在欺骗自己,不过他没有点破,而是不动神色的说道:“爸,你一定累了,还钱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你说你借了谁的钱,我去还就行了。”
  “那,好吧。”
  林大牛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递给林若风说道,“借来的钱我都记录在这上面了,明天你帮我还了吧。”
  “那个战友的钱,就由我亲自送给他吧,你也不认识。”
  “另外——”
  说到这里,林大牛压低声音说道,“别让你妈知道。”
  林若风看了一眼纸张上的姓名。
  大姨家:500元。
  小姨家:500元。
  小舅家:1000元。
  雷军:15000元。
  张强:20000元。
  苏依依:10000元。
  朋友:30万。(159519XXXXX)
  看着白纸上记录的具体数额,林若风心中真是五味陈杂。
  他也明白了林大牛为什么不想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情。
  林若风母亲排第二位,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他们三家都住在县城里,生活条件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结果呢,两个姨都只借给了五百块,而小舅也只是借出了一千块。
  这哪里是借钱?简直是打发叫花子。
  难道他们就没有想过他们是亲戚?而且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们的亲姐妹?
  林若风觉得很好笑,原来亲情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
  想到王大壮家那么困难,但还是硬塞给了自己五千元,林若风突然觉得古时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远亲不如近邻。
  除了三个无情无义的亲戚,林若风又向下面看了看,特别是看到苏依依的名字时,面色无比的复杂。
  雷军、张强、苏依依都是他高中同学,雷军、张强是他的好哥们,而苏依依更是他的初恋,不过最后迫于苏依依父亲的压力,林若风被迫和苏依依分手,也就因为那次分手,林若风一时伤心之下,才去部队当了兵。
  至于林大牛怎么会借到他们的钱,从林大牛口中得知,原来是雷军因为发烧来医院里吊水时,无意间碰到了林大牛,这才得知林若风母亲韩梅住院的事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张强、苏依依,随后三人一同前往,硬是将钱塞在了林大牛的手中。
  得知事情的原委,林若风很感动,这才是好兄弟,好——前女友!
  林若风随后将目光定格在最后一个30万上。
  三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以林大牛家庭的困境,一旦借给林大牛,很可能一辈子都还不起。
  所以,能借给他三十万的朋友,必然是有着过命的交情。
  只是有着过命交情的人,自然会有彼此的联系方式,怎么会将联系方式写在金钱的后面?
  这绝对有问题。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5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爸,我手机没电了,你将手机借给我用一下。”林若风借故从林大牛的手中拿过手机,随后走出了病房,来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
  林若风拨动了白纸上的按个号码。
  片刻功夫后,电话接通,从电话中传来嘈杂的音乐。
  “喂,大牛,又有什么事?不会想加钱吧?呵呵,一个肾只值三十万,而且我们是签了协议的,能将钱提前给你,那还是看在你的肾正好匹配的份上。”
  林若风脑中轰然间炸响!
  他的父亲哪有什么有钱的朋友,这三十万分明是他用一个肾换来的。
  林若风心中很不是滋味,眼角湿润,鼻子更是发酸,林大牛为了这个家真是愿意付出一切。
  不过好在钱是对方预付的,还没有动手摘肾,一切还能挽救。
  不过在没有摘肾之前就将钱给了林大牛,显然是有恃无恐,根本不怕林大牛逃脱,如此看来对方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林若风久久没有回应,电话那头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冷冷的开口:“ 你是谁?林大牛的手机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林若风深吸一口气,这件事迟早都要解决的,于是沉声说道:“我是他儿子林若风,谢谢你的钱,不过现在手术的钱已经解决了,所以谢谢你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功夫后才传来对方冰冷的声音:“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肾不卖了?”
  “对,不卖了,我现在就可以将钱送还给你。” 林若风沉声说道。
  “呵呵,你说不卖就不卖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5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电话里传来对方冷漠的声音,“合同都签了,你真当这是儿戏?你以为我们的三十万是那么好拿的?”“哼,告诉你那死鬼老子,明天早上九点钟,黑龙夜总会,准时过来摘肾,这颗肾我们要定了。”
  “如果明天早上九点钟没有看到你那死鬼老子,那么你那重伤的母亲在医院里随时可以发生什么意外。”
  “啪!”
  说完后,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该死!”
  林若风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对方竟然用她母亲的安危来威胁。
  为了父亲和母亲的人身安全,看来明天怎么也得去一趟黑龙夜总会了。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9-01-25 18:23重新編輯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肉蒲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pt1.xyz/index.php/2019/11/07/%e5%8c%85%e5%85%bb%e5%a8%87%e5%ab%a9%e7%9a%84%e5%b0%8f%e8%80%81%e5%a9%86/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